狗狗與我的刺青故事
文/陳筱君



「Google過去15年,工程師來源一直在改變,」簡立峰說。剛開始,Google台灣的工程師大多是純資工系出身,後來,逐漸出現一批原本學電機,工作後才改做軟體工程師的人。

台大電機前三名竟放棄進美國名校

但大約6、7年前起,他發現,台大電機系應屆畢業生開始出現在Google台灣的聘僱名單上。最高紀錄是,簡立峰透露,有一屆,台大電機系前三名畢業生,一畢業全都直接到Google台灣上班,甚至放棄麻省理工學院、史丹佛等名校入學許可。

當時,這讓他感到極大的壓力。

簡立峰說,他認識多達20個歷年台大電機系狀元,在他眼中,這些人是負責改變台灣的角色。他們的職涯選擇,在他看來,不只是影響個人,甚至也將牽動整個台灣的產業發展。

「半導體要起來的時候,他們要在那裡;IC要起來,他們要在那裡;PC要起來,他們也要在那裡。」他認為,這一小撮人在歷史上的使命很重要,某種程度是承擔每個時代產業發展的責任。

例如1963年畢業的電機狀元盧超群,不僅創辦知名半導體公司鈺創,還長期擔任台灣半導體協會理事長,是國內半導體產業發展一位重要推手。

Google內部感覺不到學歷這件事

過去這些菁英的最佳路徑是到歐美深造,繼而回國引領產業發展。沒想到,現在軟體世代來臨,大學畢業就能拿到高薪工作,台灣最優秀學生不僅不出國,竟「連研究所都不念了」。

簡立峰憂心,Google的高薪,會不會反而成為台灣產業突破的阻礙?「我覺得好恐怖,他們是不是做錯了決定?我是不是做錯了?到底要不要用他們?我很掙扎。」 2011年從台大電機畢業後,放棄直升博班而進入Google台灣上班的楊俊儒,就是讓他又愛又緊張的人才之一。但楊俊儒後來的發展,讓簡立峰改觀。 因為在學期間就經常參加程式比賽,楊俊儒實作經驗豐富、解決問題能力強,進Google後4年內連續升等3次。